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其它小说  »  【殡仪馆宁静夜】(上)【作者:思無邪】
【殡仪馆宁静夜】(上)【作者:思無邪】
字数:98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 上

  林静怡给人的印象,就像她的名字那样文静羞涩、楚楚动人,她的身高才刚刚一米六,脸长得就像个玩偶,业余时间喜欢把头发分开,左右扎成两个小辫,再配上一件旗袍,看看书,养一些小植物,让人看了就觉会觉得这是个斯文内向,胆小怯懦的小女孩儿。这就是为什么当人们知道她的工作时,会那样吃惊、疑惑,甚至是吓得转身逃走。

  林静怡是一位仪容师,所谓仪容师,其实叫遗容师更贴切,他们的工作就是为往生者做最后一次理容,让他们能给活着得人,留下尽可能好的记忆。很多人对她选择这样的工作很不理解,毕竟她只是一个20刚出头的小姑娘,可重要的是林静怡并不指望别人理解,在她看来让离世的人能够留下最美好的形象,让这个职业非常有意义,当然,除此之外,她选择这行还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。
  林静怡的工作没有什么时间限制,不分白天晚上,一切都因「人」而异。内向、不擅交际和宅的性格倒是为此提供了不少帮助。

  现在的时间就已经过了十点,林静怡所在的工作区域里,其他的同事都已经下班了,唯独她还在认真的工作着。说起来她并没有感觉过害怕,因为在她眼里,那些直挺挺躺在自己面前,或者被存放在冷柜当中的,并不是死人尸体,而首先是顾客,是那些未亡者的亲人,是自己需要服务的对象。

  今晚的服务对象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,资料里写的职业是教师,看他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和结实的身材,而且看得出来这人平时都有运动。说起来也怪,好像热爱运动也从来挡不住病魔和死神的造访。静怡猜想这是一位体育老师,一边完成为逝者的清洗工作,一边猜测这个人生前的情况,是静怡打发时间的爱好,也同时为另一个更主要的爱好提供铺垫。

  为了让逝者干干净净的离开,清洗身体也成了仪容师的一项重要工作。可以说这是逝者在世界上洗的最后一个澡了,虽然明知道对方对温度已经没有了感知,但静怡每次都会把水温调到特别舒适的程度。这位教师才刚刚离世,而且病发也非常突然,没有经历过多的折磨,所以容貌上显得非常自然。静怡的清洗非常认真,从头到脚,浴花在尸体上摩出大片的泡沫,当最终把这些泡沫冲洗干净,又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,尸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熟睡中的人。

 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,就是静怡爱上这份工作的原因。

  静怡重新审视面前这具尸体,就像在看着自己的爱人。当她的目光落到尸体的胯间时,她看到了一丛黑密的阴毛当中,一条已经萎缩的肉虫蜷缩着。静怡的脸不禁一红,其实刚才清洗的时候,她早就更近距离的面对和接触过这个东西,但那时候只是认真的清洗,是工作,心中没有一丝杂念,而现在,静怡重新变回了一个姑娘,面对的是男人的羞处。她继续凝视着那片黑草,脑海中又回忆起上学时的回忆。

  她毕业于一家护士学校,理所当然的上过解剖课,上学前她当然没想过,自己这辈子摸到的第一根阴茎会是解剖课上的尸体。更没想过那一瞬间,那条萎缩的阴茎就一把钥匙,开启了她心底一扇走向沉沦的大门。

  静怡看着那片黑草,呼吸开始加快,心里塞满了渴望,一个声音不停的催促着她,快去舔啊!静怡把这个冲动暂时压制了一下,像以往一样,她选择从脚上开始。她静静脱下工作服,又脱掉里面所有衣服,和那具尸体一样,以最纯粹的身体相互面对着。

  她俯下身,湿热的舌头舔向了冰冷的尸体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十个脚趾被静怡挨个舔吮了一遍,接下来,这条灵活的舌头一路向上,经过小腿大腿舔到了尸体的胸前,静怡故意越过了最向往的位置,把目标锁定在了男人的乳头上。
  静怡曾交过几个男友,但都没有发生过实质的身体关系,虽然如此性爱小说和影片,她并非没有看过,她知道男人们喜欢怎样的服务。她吮吸着轻咬着尸体的乳头,同时用自己饱满的胸脯摩擦着男人的小腹。

  然后再往上爬,静怡的嘴唇亲吻到了尸体的嘴上。已经过了尸僵的时间,对方的嘴唇被静怡的舌头轻易顶开,对方当然不会伸过舌头来回应,所以静怡只能自己探出舌头,伸进尸体的嘴里,去和他的舌头缠绵。人死之后,舌头的肌肉也会萎缩,所以会比生前要短,情怡必须努力把自己的舌头伸的更长,才能够着。
  可这在静怡来说并不麻烦,并且被她视为爱人小调皮式的情趣。

  静怡的努力吮吸着,尸体的口中发出滋滋的水声。于此同时,静怡的整个身体也在扭动着,乳房贴紧了男尸的前胸,阴阜贴紧了男尸的阴茎,随着深吻的节奏,静怡的身体在男人的尸体上不断摩擦。

  最后静怡转过身子,和尸体形成69的体位,热烘烘水漉漉的逼缝压在了尸体冰冷的脸上。现在她要服务自己最喜欢的部分了,静怡慢慢趴下身子,用双手拔开草丛,露出那条死蛇,这还真是一条死了的蛇。整个阴茎都软绵绵的,静怡把整个阴茎和蛋蛋包进了嘴里,这些东西在舌头的搅拌下,在自己的嘴里打转变形,这是她喜欢的玩法。不是说她不喜欢坚挺结实的肉棒,可如果是用嘴去使用的时候,她更喜欢这种软绵绵包在嘴里的感觉,用她的想法来说,那种感觉很可爱。

  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装模作样,显示自己雄性的力量,可这种假装会给她一种距离感。相反的,软鸡巴显得真实而亲切。

  静怡的嘴其实很小,既然是勃起前的阴茎,如果加上阴囊的部分,想要全部包裹住也并非易事,但她每次都会努力把去完成这一点,因为她太喜欢连同两颗睾丸一起在嘴里的感觉。为此在刚开始这样做时,她甚至因为嘴张得太大而呕吐过,不过现在她已经掌握了其中的诀窍。静怡慢慢加快了搅动的速度,两只睾丸和软面条一样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跳着欢快的舞步。这舞步开始逐渐加快了节奏,因为静怡越来越兴奋了,开始是她的头开始动起来,接着是上半身,再下来是腰肢也扭得越来越欢。

  身体的摆动下,静怡的阴蒂在男尸的嘴唇和鼻尖上蹭得水声啾啾,冰冷的尸体几乎要被她摩擦得起了火花。到最后她只顾得上大力蹭逼了,只好把嘴里的软虫吐了出来,她怕自己再兴奋下去,一不小心给人家咬下来了。虽然明天尸体就要火化,瞻仰遗容也不会扒光了检查,可害人家「死无全尸」总是不好,何况这位男士还刚刚给了自己一个高潮。

  当高潮过后,静怡趴在男尸身上并没有马上离开,自己运动过后的体温,一点点传递到身下冰凉的尸体上,对方也好像被自己暖得有了温度,这种体温的交互,和性交带来的满足又完全不同,她喜欢享受这种安宁的气氛。静怡四肢张开,像章鱼一样紧紧搂住身下的尸体,好像这是她感情深浓的男友。

  体力恢复之后,静怡从男尸上爬了起来,从旁边拿来一个橡皮圈,动作非常熟练的勒在了男尸阴茎的根部,然后用一支一次性针管从容器里抽出一管生理盐水。这东西是平时修复容貌用的,大多数尸体停放之后因为肌肉萎缩会,脸上会塌陷影响五官,这时候就需要在皮下注射一些生理盐水,让容颜暂时恢复饱满。
  不过这会静怡不是用它来修复容颜,而是把盐水注射进了死尸的阴茎。
  她推注的很慢,一边注射一边撸动着阴茎,因为尸体死亡时间不长,血管壁还没有完全粘黏坏死,加上之前放在嘴里的一番加热揉弄,血管已经恢复了大部分通路,这些盐水顺着血管开始填充里面的海绵体,一个死去的男人居然就这样再度勃起了。

  静怡简单把工具一收拾,自己上了平台,望着这具神态安详的男尸微微一笑,心里说我要开始咯。手扶着挺立的阴茎对准湿润的穴口坐了下去。一股冰凉的温度传来,和穴中的温热形成对比,使得静怡对阴茎的感知更加明显,更加真实,真实的到了几乎能感觉到阴茎上每一个皮肤皱褶的程度。这正是林静怡最喜欢的一部分,当阴茎全部被吞入后,她又抬起屁股把阴茎完全退出来,又再重新坐上去,她想尽可能多几次体验这种温差效果,直到阴茎逐渐被套弄得也变得暖和起来。

  静怡开始变换各种节奏和角度,并很快投入到了忘情的境界。阴道和阴蒂传来一阵阵的酥麻,刺激着淫水汩汩流淌。林静怡端坐在男尸身上,直上直下的运动着身体,又抓起男尸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前,带领他像情人一样按揉自己的乳房。
  就在林静怡沉沦在变态的快感当中时,发生了一件她浑然不知的事。

  仪容间里侧墙上有一排后窗,从里面看这排窗户的位置很高,但因为整个仪容间处在大楼的半地下室的位置,从外面看的话这排窗户就只比普通人高不出多少。此时此刻,正有一个人脚下垫着两只木箱,津津有味地朝着里面张望,欣赏着静怡活色生香的表演。

  林静怡在男尸的身上只搓了十来分钟,突然速度越来越快,喘气越来越粗,一阵抽搐之后,终于长舒一口气,继而整个人瘫软的趴在了男尸的身上。不知道自己趴了多久,林静怡的体力开始恢复,她慢慢撑起身体,男尸的容貌又映进了静怡的眼眶,静怡对着他轻轻一笑,那一份妩媚中带着几分害羞,情意绵绵中几份浪荡,亏得是躺在身下的男尸已经睁不开眼,看不见这画面,否则一定难以抗拒的再战一场。

  虽然知道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到自己的工作间来,但毕竟身处单位,并且做的是这么让普通人无法接受的事,要是一旦被人发现,自己可不只是丢掉工作那么简单。只不过人总是这样,当欲望产生的时候,就会变得格外胆大而不计后果,可一旦欲望得到释放而消退,就又会变得胆小。

  此时的林静怡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,可害怕被发现的担心开始占了上风,她赶紧穿好衣服,把东西收拾整理了一下,然后又拿来男尸的衣服准备替他穿上,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,声音虽然很轻,但还是把静怡吓了一跳。选择了这样的工作,静怡并不害怕所谓的鬼,但自己刚干完坏事,就听到有人敲门,这不害怕是不可能的。

  林静怡问了一句谁,门外并没有回答,来不及细想,更来不及穿戴整齐,静怡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套上了工作服,然后扯过一张白单盖在了男尸的身上。就在最后一秒钟,原本上锁的门被推开了,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殡仪馆的门卫老耿。静怡正自惊讶为什么他能打开房门,才注意到在老耿的手上提着一个木制的圆环,上面叮叮当当挂了一圈钥匙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里还有一串各个办公室的备用钥匙在卫门手上,自己工作小半年了,居然不知道。

  幸好他这会儿才出现,要是再早一点进来,自己的秘密就没了。林静怡这样安慰自己,可她不知道自己的秘密早就已经没了。静怡假装镇定的跟老耿打招呼说,耿叔,你怎么来了。这么晚了还要巡逻啊。

  老耿这人是个退伍老兵,据说以前还上过早线打过仗,立有战功,复原后到了老家的乡镇武装部,可文化水平不高,脾气也耿直,也没有混出个一官半职。
  工作没几年机构精简,他就办了内退,回老家务了农,后来又四处打工过了多年。

  因为一直单身,也没个人照顾,几年前经人介绍,到市里的殡仪倌当了保安,算是找个养老的地方。老耿属于平时见着谁都非常热情的打招呼,可又不是那种话多到跟谁都胡侃的人。林静怡对老耿的了解只有这么多,现在见他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,心里还真有些七上八下,不免怀疑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秘密。

  老耿没有回答静怡的问题,目光落到了平台上的男尸身上,虽然上面盖着白布,但因为注射了咸水的死人阴茎可不像活人那么缩放自如,依旧挺立的阳具在白单下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。顺着老耿的目光看过去,静怡才发现那里是那样明显,简直比不盖还明显,真的是欲盖弥彰了。

  静怡看到老耿的嘴角挂起了一丝憨笑,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这下完了。不过老耿没有马上揭穿,又把目光移到了那一排气窗,也就是自己刚刚在外面偷看的地方。这时候静怡再笨也反应过来了,自己的秘密早已经暴露,而面前的老耿好像没有揭发的意思,她首先想到的是老耿打算要挟自己,可自己有啥好要挟的呢,刚参加工作的新人,也没有背景,唯一可以支付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了。

  这时候老耿已经找了把椅子坐下来,等着看静怡的反应和表现,静怡识趣的跟了过去。

  「耿叔,我知道我错了,求您别……」

  「别什么,你错啥了,这不是辛苦的半夜加班嘛。」

  「叔,您就别笑话我了,我知道您都看见了,我想您应该不会跟别人说,要不你现在找的人就不是我了。现在您说怎么办吧,我都听你的。」

  「哈哈,看不出来小林你这么聪明懂事。你都这么坦诚了,我也不绕弯子,你自己说的,都听我的?」

  听到这儿静怡已经完全做好献身的准备了,自己并不像清纯外表所展示的那样,是什么贞洁烈女,男朋友已经交过了好几个,只不过后来发现了自己的倾向,越来越觉得正常的性不能满足自己,才慢慢放弃了恋爱的打算,选择了殡你馆的工作。眼前这位老耿叔平时印象并不坏,还是战斗英雄,虽然现在有被迫的因素,但没有这事,如果他够胆量勾引自己,估计也不会拒绝,反正对于活着的人,静怡远没有尸体那么挑剔。「每个男人都一样。」这是静怡的想法。

  可是老耿提出的要求,静怡想错了。起码有一部分是错的。

  一开始,老耿并没让静怡脱衣服或者跟自己走什么的,而是说了一句让静怡没反应过来的话。「去把6号推进来。」大概愣了几秒种,静怡才慢慢缓过神,老耿说的6号是指里面停尸间的6号冷柜里的遗体,这具遗体应该是白天时候送来的,静怡并没有见过。

  当她打开6号冷柜的时候,那里安静躺着的是一具三十岁左右的女性遗体,静怡看了下资料卡,上面写着:XXX,29岁,死因:药物过量。看到这里,静怡看了看遗体的手臂和鼻孔,不像是吸毒的人,心想所谓的药物过量,看来是服药自杀了。想到这儿静怡才看了看死者的脸庞,这是一张非常美丽的脸,往下看,与之相配的是一付可算一流的身材,虽然是平躺着,并且穿有一条长裙,可丝毫挡不住胸前饱满的两团,那尺寸远比静怡站立时还要大。

  「难道这个战斗英雄和自己有一样的喜好?」静怡满腹猜疑的将这个6号推进了自己的工作间,和那只男尸并排放在了一起。

  「把衣服脱了。」老耿下达了新的指示。静怡这时候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条件反射似的完成着要求,反正就只穿了一件而已。当静怡脱光自己转头去看老耿的时候,却发现他正摇头微笑着。

  「我是让你脱她的衣服,你自己倒脱得快,这么想被耿叔看吗。」

  静怡一听这话,简直尴尬得要死,她马上去捡地上的衣服,却被老耿制止了。
  「已经脱了,干嘛还穿。反正也要让你脱的,早点脱了也方便。其实刚才在外面,我已经看了很久了。这回进来算是咱们第二次『坦诚相见』。」

  静怡没想到这个平时那么憨厚的门房大叔,调戏起女人来这么有一套,几句话就让自己无地自容又无可辩驳。乃至她都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该去脱那个女尸的衣服。最终,在老耿的再次要求下,静怡才动手将女尸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。对于一般人来说,要脱掉尸体上的衣服,并不是件容易事。这一点,伺候过醉鬼的人或者有所体验。不过静怡却做的驾轻就熟,所以很快,一具和静怡不同风格,且略胜一筹的女体呈现了出来。

  老耿走过来把手放在了女尸胸前,丰满的乳房在老耿粗糙的掌心变了形,它的主人当然不会表示反对,所以老耿者很随便。他伸出另一只手放到了静怡的胸前,静怡下意识的躲了一下,但看到老耿的眼神后,又自觉的把胸脯送了回来。
  静怡的胸只有B杯而已,可放在她那么小巧的身体上,也显得非常突出。老耿一手一个,握住两个不同的乳房,用相同的节奏和动作玩弄着,偶尔还换个手,像是要比较鉴别两只乳房的不同。

  静怡也看出了这一点,这让她觉得十分害羞,自己居然和一具尸体在PK,而且从老耿的表情来看,他似乎更喜欢后者。比较完毕之后,老耿把放在静怡胸前的手缩了回去,放到了女尸的两腿之间,他很快发现那里很干,丝毫没有前戏过后,成熟女人应该有的生理反应。这是当然的,毕竟面前躺着的并不是一个有生命的女人。

  静怡看着老耿的动作,猜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,是在那只逼上涂上口水,还是有别的什么润滑的方法?她充满好奇。

  「把她舔湿。」听到这句话,静怡第一反应是「舔尸」,这两个字让她兴奋了一下,可她马上反应过来,老耿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。舔湿?难道是让自己去舔女尸的阴部吗。老耿用目光回答了她。怎么办,静怡心里有些打鼓。「舔尸」
  对她来说并不困难,那甚至是她很乐意做的事,之前和自己「做过」的男尸都享受过自己全方位的舔舐服务,但那些都是男人。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女人,自己好像并没有啦啦的倾向,怎么办呢。

  在心里做了一番衡量之后,静怡走到了女尸的脚边。虽然没有啦啦的倾向,但似乎也并不反感同性的亲密。这是静怡思考后的发现。她分开女尸的双腿,露出阴毛不太浓密的阴阜。借着明亮的灯光观察了下这只漂亮的河蚌。这并不是静怡第一次见到其他女性的私处,医学院护理专业毕业的她,上学和实习期间都见过不少异性的裸体,但要像接下来的这样做出亲昵举动,静怡还是有些羞涩。
  老耿以为静怡的身高够不着床的中部,他提着女尸的两臂把她转了九十度,这样一来,女尸的两头都悬空掉到了床外。对静怡来说,要为女尸口交方便多了,但真正方便的是老耿,他的目的也是为享受女尸的口交。因为头悬下来,女尸的上颚自然的打开,老耿解开裤子掏出那只经受过战火洗礼的肉炮,一点点的顶进了女尸的嘴里。完全不需要担心对方会有深喉的不适,又或者头悬空久了会充血头晕,老耿双手各拍一只乳房,以此为着力点,抡开了腰杆,在女尸的喉咙里抽插起来。

  女尸的另一边,静怡也放下了所有禁忌,她蹲在女尸两腿之间,把脸凑到了那坐黑草中,青春活力的舌头舔弄在冰冷的死亡上。作为女人,静怡知道女人敏感的位置都在哪里,她按自己掌握的经常服务着面前这位「姐姐」,她舔的越来越投入——静怡的性格如此,总是很容易对一件事投入全部——从阴蒂到阴唇,从外面到里面,静怡忘情的舔着,仿佛是在舔着自己。又仿佛自己的服务真得能让这具女尸获得性的快乐。

  女尸的阴部已经非常湿润了,这当然不是女尸分泌的体液,而是静怡的唾液。
  这些粘粘的液体从静怡的舌头上传递到女尸身上,又有好多在她为女尸口交过程,被蹭回到脸上,并且还有几根阴毛脱离了母体,粘在了静怡的嘴唇和脸上,这让静怡原本文静的外表整个变了另一种感觉。不过她现在顾不上这些了,在她的身体上有一个地方比脸要湿得多。

  静怡自己也感到惊讶,为女尸口交似乎比为男尸口交还让自己兴奋,难道自己真是啦啦?静怡觉得对面老耿始终注视自己的目光才是关键所在。这么淫荡的事,居然还是在男同事面前做。静怡始终不敢抬头,羞耻的心情让她把头埋得很低,带来的效果却是嘴唇和阴唇挤得更紧,在老耿看来,会认为是自己舔的太开心了吧。静怡感觉自己的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,终于,在快透不过气来的时候,她抬起了头。

  和猜想的一样,老耿确实正盯着自己,脸上始终挂着那邪邪的微笑。静怡知道老耿也已经非常兴奋了,这一点,从他插女尸喉咙的节奏和力度就能感觉到,这两者可是通过女尸非常直观的传递到了静怡的脸上。

  所以当静怡抬起头来的时候,对面的老耿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,他拔出女尸嘴里的阴茎,绕了一圈走到静怡身边,静怡乖乖的让开了位置,目光当然不自觉的偷看了一眼老耿的家伙。虽然只是短暂的一晃而过,但也让静怡的心跳加快了不少。活生生的东西,果然和尸体上的感觉不同。静怡为自己感到一丝庆幸,看来自己还不太要紧,虽然有别人眼里另类甚至变态的「恋尸癖」,可至少自己对活人还是有感觉的。那说明还不算太糟,自己还可以追求普通人的生活。
  老耿站到了女尸两腿中间,借着静怡的口水,粗壮的鸡巴非常顺利的插进了女尸的阴道。老耿这年纪不是20来岁的毛小伙了,懂得慢慢享受的乐趣,所以他一开始抽插的速度并不快,而且非常有节奏。他转头对蹲在后面发楞的静怡说,让她钻到身子下面去给自己舔蛋。静怡本来正望着老耿结实的大屁股出神,被突然传来的说话声惊醒,吓得毫不考虑的钻进了老耿的裆底,以此来掩饰自己害羞的表情。

  静怡坐在地上,仰起脸正看见老耿的鸡巴在女尸的阴道中进进出出,两颗肉蛋随着节奏在阴囊里荡秋千似的晃动着。她张开嘴,把脸再往上凑了凑,将两只肉蛋轮流裹里嘴里吮吸舔弄,并努力跟随着老耿抽插的节奏,很快脖子都酸了,却仍然没有擅自停止服务。静怡也弄不明白,自己这样的表现出现什么,是害怕老耿的威胁,还是自己真的天生淫荡,愿意接受男人的命令。

  大概插了有三四百下,老耿把鸡巴拔了出来,依旧仰面朝上的静怡这才清楚完整的看到了「它」的全部。静怡含着阴囊,鸡巴抽出整个砸到了她的脸上,她感到了一股无法抵抗的重量。因为是仰视,又离得如此之近,那东西显得巨大得夸张,上面的每根血管都突起着,像是要脱离束缚从「柱子」上腾跃而出的怪龙。
  她忍不住伸出舌头在阴茎上舔了一下,换来了老耿嘴里的一句骚货的笑骂。
  紧接着老耿又发出质问,责备静怡刚才没有舔女尸的屁眼。静怡心想,明明你刚才没有要求啊。为什么要舔,难道耿叔还要和女尸肛交吗。对于肛交,静怡还没有经历过。她非常期待能在接下来亲眼观摩一下。

  老耿把女尸翻了个身,给她摆出翘起屁股的姿势,然后示意静怡去舔。因为姿势的改变,女尸屁股的位置提高了不少,静怡不能再蹲着进行了。她站在女尸身后,俯下身子,双手扶住女尸圆满的大屁股,把脸凑到了女尸的股沟通里。因为尸体在送来之前都有经过清洁,女尸的屁眼里并没有什么气味,当然,就算稍微有一些气味,这时候的静怡也不会感到不适,她开始舔女尸屁眼的时候,甚至表现得有些饥渴。

  静怡的淫水分泌更加旺盛了,她真的不想念,自己对尸体的敏感到了这样的地步,只是舔都有这么大的反应,而且舔的还是一个同性的尸体。淫水大量的分泌,让静怡感觉到越来越难抑制的酥痒,她舔着女尸的屁股,自己的屁股也随之扭动起来,好像是在发出一个召唤。身后的老耿发现了这点,往前一挺,鸡巴深深的塞进了静怡的阴道,虽然期待,却毫无准备的这一下突袭,让静怡全身一颤,身体扭动的更加快速了。

  算起来,自己已经有超过两年没被活着的阴茎插过了。真实的热度和生命的质感,完全不同的感受。有那么一瞬间,静怡甚至产生了放弃冰恋的念头。也在这时,老耿的鸡巴离开了静怡的阴道,他让静怡让出位置,然后插进了润滑完毕的女尸菊花。

  这一回老耿的节奏明显快了很多,不像刚才操逼时那么温柔,而是狂放式的进行着。静怡感觉好羡慕那具女尸,因为她的下体传来了一阵阵空虚的抗议。幸好旁边另一张床上,那具男尸的阴茎还在生理盐水的作用下挺立着,静怡再次感到只有尸体才是最体贴的伴侣,因为他们任何时候都会为她守候、等待。

  静怡重新趴上男尸的身上,以最快的效率把尸体的阴茎吞进了自己的阴道。
  一女一男两个人,一男一女两具尸体,开始了一次别样的4P盛宴。因为那两个「玩伴」喜欢沉默,所以殡仪馆的仪容间里,只听到两个人发出的节奏不同的喘息。

  静怡的第二次高潮来得很快,这次之后,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,软软的趴在男尸身上,却还努力睁眼看着隔壁,老耿的鸡巴还在女尸的菊花里驰骋。那画面让静怡无限神往,她在心里对自己说,一定要尝试下肛交的乐趣,但今天不能,因为他怕表达出这个想法后,老耿会亲自实施——从他的表现来看,他对肛交的兴趣绝不小于操逼。静怡的心思,她要另外找个时间,把自己那朵雏菊宝贵的第一次,献给一位让自己心动的,尸体。

  静怡脑海中泛起幻想的时候,老耿到了要爆发的时刻,他紧紧抓住女尸的屁股,腰部狠命的往前挺了十几下,静怡知道他已经射到了女尸的肠道里。老耿静静的享受了几秒种发泄后的满足,把阴茎从尸体里拔出来送到了静怡嘴边。
  「本来我喜欢用女人的头发来清理鸡巴,不过怕你明天难得清理,所以好心让你来负责好了。」老耿这样对静怡说,静怡乖乖的含住老耿的鸡巴,把上面的残余物清理了个干净。

  「看你个骚样,被死人鸡巴操得没力了吧。一会缓过劲之后,把这些收拾整齐。我还得再去巡逻一圈。」老耿一边穿上衣服,一边吩咐静怡。「别忘了这女人屁眼里还有好东西,你最好都吸出来弄干净。要是明天有人来探望,看到有东西从正面流出来就大麻烦了。赶紧吧,记得明天找个时间到我门房来聊聊。」
  老耿说完在静怡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然后呵呵笑着,带上房门去了。
  留下静怡又在男尸身上趴了好一会儿,正好老耿所说,自己真的被死人鸡巴操得没一点力气没了。等到恢复了一些之后,她坐男尸身上下到地上,取掉了勒在阴茎根部的皮筋,又揉了揉满是淫水的鸡巴,帮助它早点消退回软。当然这个过程并不会很快,等待的时候,静怡想起了老耿的话,确实应该想办法清理一下女尸的肠道。

  「耿叔说的是吸出来弄干净。难道要自己去吸女尸屁眼里的精液吗。」静怡有些迷离,不过到回过神来的时候,她的嘴已经凑到女尸的屁眼上了,静怡暗骂了自己一声贱货,真的尝试着吸了几下,可根本什么也吸不出来。她只好吃力的把女尸翻身躺平,又把双腿抬到床外,希望靠重力让尸体内的精液自己流出来。
  这个办法果然有用,慢慢的一股混浊的液体流了出来。静怡早就蹲好了位置,她用嘴凑过去,这回是真能吸出东西了。

  (待续……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