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11)作者:喜麟风祥
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11)作者:喜麟风祥
 字数:75786


            第十一卷清河蹂躏女囚泪

              101、沈家大院

           3008年2月1日星期三家庭

   布置优雅的,充满了古典韵味的房间。轻柔的纱帐淡淡的垂耸下来。一个宽 敞的床铺,轻柔的摆放在那里,上面雕刻了仕女的图案,优雅的盘绕在一起。
   房间里面,银质的茶壶轻柔的放在一边,而那些茶碗,淡淡的摆放,散发出 来一种古朴的幽香。

   「尊敬的娘子!不,应该说莺格格,洗脚水端好了,请查收!」我颤抖的端 起洗脚水,就这么跪在那里了。我光了膀子,穿上一条短裤,有些瑟瑟发抖,无 法形容了。

   阴影之下,黄莺莺高贵的坐在上面,她优雅的摘掉花冠,轻柔的解开自己的 衣服。她一边抱怨,一边哀叹起来了。而她轻柔的翘起脚丫,脱下自己的高跟鞋。 那一双迷人的白皙肉乎乎脚丫,软润迷人,散发出来汗腻的气味。她揪扯起来, 轻柔的翻脱下来自己的丝袜,只是赤裸一双白嫩的脚丫。脚趾头涂抹了粉红色的 脚趾甲,晶莹细润。

   「哎呦~ 」她轻柔的将脚丫塞入到水盆之中,而她感觉到一种哀叹,一种惊 恐。她突然抬起自己的脚丫,一脚踢过来。「这是什么水!不冷不热的!真的烦 死了,我怎么交待你的!你怎么做人的!」

   「扎!奴才该死!您刚刚交待过!水要不冷不热!要刚刚好!我亲自调试了 3次!应该没有问题了!」

   我踉跄的从地板上爬行起来,就这么恭敬的跪在那里了。

   「嗯~ 张化,我们夫妻结婚已经有快10天了,10天来,我是怎么教育你 的!你作为堂堂的一个男子汉!肩膀不能挑,双手不能提!你整天浑浑噩噩!还 希望构建什么美妙世界,一切都是的空想和美梦罢了!别做梦了!我需要的钱! 我需要的是大房子!我需要的跟着你,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!看看你现在样子! 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!今天晚上自己睡觉!下去吧~ 嗯~ 洗脚水不要浪费了!
 都给我喝下去!」

   「扎!不会吧!莺格格,我们结婚才不久,我已经多次一个人休息了!最近 的一次和您在一个房间一起度过的日子,是上次你说一个人好冷。让我给你暖脚 丫!我希望~ 我希望~ 别赶我走!让我留下伺候您,哪怕是当一个奴才也好!别 赶我走了!我们已经结婚,我却终日被拒之门外!我~ 我~ 也是一个男人!」我 痛苦的跪在那里,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终吞咽下去了。就这么爬行起来,而 我感觉到,完全的逆来顺受了。

   「去去!不要妨碍我休息!我很烦得你知道不知道!好了,自己一个人休息 去!本郡主要休息了!嗯~ 」她轻柔的放下布帘,轻柔嫚妙的身影,一点点休息 过去了。

   「最近广东政府,得到了消息,对于案件非常的重视。刑部衙门,已经督促 广州政府,来处理沈万三贩卖私盐的案件!这个沈万三,可不是一般的人物,昔 日是南京首富,如今移居广东,在这里富家一方。而且沈万三出手非常大方,朝 廷早就怀疑他,走私,贩卖私盐。所以特别责令广东的府衙,严密监控沈万三的 动向!不过今天看来,沈万三,不仅仅要犯案,还要成亲!」

   「成亲。」我在那里,感觉到万分的尴尬,一种欣慰,一种别样的风情了。
   「不错,是成亲!沈万三这个老色鬼,虽然已经有了好几个美貌如花得女人 当作自己的老婆,可是依然是万分的贪婪,如今沈员外,又要迎娶自己的第9个 小老婆。这个女孩子进入沈家,非常的不简单。你猜测这个女孩子是谁呢?」黄 莺莺轻柔的拿起酒壶,给我倒水。

   「是谁呢~ 我对于这些花边新闻,一点兴趣都没有!」我端坐在那里,轻柔 的拿起报纸,就这么审视起来了。

   「这个女人不是旁人,正是您的爱妾,林凤娘!」黄莺莺在那里,温柔的风 骚的询问起来。

   「哦~ 这么说来,这次林凤娘可是发财了!嫁给这么一个老头子,嗯~ 这下 子肯定是收获不菲!不过,从道义上说,我还要送一份大礼呢,如果不是林凤娘 成全了我。抛弃了我,我怎么能迎娶到娘子这样身份高贵的格格呢!」我轻柔的 拉扯黄莺莺的胳膊,在那里安慰起来了。

   「死相~ 嗯~ 别这么说,这次林凤娘摆名要帮忙沈万三,跟朝廷作对。我们 不能这样,我黄莺莺这个人,最看不惯女人水性杨花了。这次就算朝廷不对付沈 员外,我也想办法帮你对付林凤娘这个水性杨花的淫乱女子。在广州,这么做要 装入木笼,活活饿死的!恩~ 」黄莺莺玩弄手中的皮鞭,风骚的来回踱步,而她 作为迷人的女王,总是保持一种高傲,一种兴奋的气概。

   「对了相公~ 不如我们去帮忙林凤娘,送上一份贺礼,我相信一定可以,让 她好好高兴一番的!」

   「这个主意很好,一方面可以打探对方的动向,同时可以暗中侦查!好!就 这么定了!我们以广州3品大员的名议,去祝贺,这样一来。我们可以监察沈家 的动态,同时可以看看最终的结果。」

   「另外朝廷还有来信,东莞,惠州两地,因为乱党的牵连,两个知府已经下 课,朝廷要求我们,不仅仅要负责广州的治安,还要维护东莞,惠州两地。这样 3地的知府,都是由你一个人担任。我已经想好了,说真地,别说我偏心眼哦。 根据大清地律法,格格可以迎娶两个男宠。我也不能太偏心了。白玉郎这种男人, 肯定是没有指望了!所以我决定跟你大婚,让你成为我的真正意义上的驸马。这 样一来,我们两个人名正言顺在一起。而且东莞,惠州,广州三地,都是昔日富 庶的地方,我们能掌握了这里,就能掌握南方的经济命脉!」

   「富庶!我看是南蛮之地!这里地发展,连河南地方都不如。还不如我们的 开封府经济发达呢!在这里当官,名曰升迁,实际上是变相的流放。」我在那里 抱怨起来了。「或许广州最大的好处就是,天高皇帝远,根本管不到这里,你在 这里可以为所欲为,也没有人干涉,这大概就是为数不多的好处了。」

   我在那里,欣慰的体会起来,感觉到尴尬万分,清新无比了。

   「是的!目前沈员外在什么地方呢?我们去哪里祝贺呢!」我拿起地图,轻 柔的看起来。

   「沈员外目前居住在广州城郊,可是沈员外的企业,主要都在东莞。有很多~ 嗯~ 我们也不知道,只能看具体婚礼的举办地点了!」黄莺莺在那里,轻柔的 比划起来,而她的内心之中,已经开始酝酿一个计划,一个惊人的构思了。
   「而且据我所知!沈家的宅院,不是什么人,希望进入,就能进入的,在那 里,沈员外家庭非常的富有,还是一个痴迷性虐待捆绑的爱好者。而沈家上下, 都是婢女艳奴,经过了特殊的训练,一个个风情万种!这么说吧,能进入沈家, 必然是身怀绝技,而且喜欢捆绑虐待的女孩子,否则绝对没有可能。」

   「你的意思是!这次我们去沈家还不能白白去!你的想法,借助去探视的名 义,摸底排查一番!」我在那里,轻柔的体会,感觉到一种尴尬万分,一种香艳 的情欲了。

   「沈家在南方非常有家族势力。这个沈员外虽然已经年过60花甲,可是依 然是老当益壮,他研究的绳索捆绑技术,在国内领先!而且他性格非常的古怪, 从来都是深入简出。我们这么冒失的进入,十有八九,要吃闭门羹!我们要进入 沈家,要首先争得主人的同意,只有主人同意了,我们才能去。而且根据江湖上 的规矩。沈家庄园,不能白白进入,需要把自己的妻妾捆绑起来,押送到那里。」 黄莺莺轻柔的在那里,摇晃自己的身躯,风骚万分,挑逗无比了。

   「难道说我还要捆绑你进入那里!万一~ 万一~ 」我羞涩的红韵脸蛋。「这 种场合,还是我一个人去的得好,这样一来坦坦荡荡,我就不信我堂堂的3品钦 差大臣,拜会一个地方的员外,还要那么多规矩!」

   「非也!你可能真的连院子都进入不了!不仅仅是夫人要捆绑,连随行的女 佣,丫环,一律捆绑。而且每次去沈家大院,名义上娶妻,实际上在那里召开的 都是金莲大会!玩弄女性的脚丫,一番折磨,其中的悲情,好不性感!哎~ !不 过为了能破案,我是打算豁出去了。」

   「不能这样,沈万三江湖背景雄厚,贸然的进入沈府办案,非但可能自投罗 网,白白断送了自己的性命,不如我们这样。首先给她发一个帖子,看看是否能 去,如果他许可,自然派人来迎接你。如果不许可,我们白白去了,也不知道具 体在什么地方!相公你说呢!」黄莺莺拉扯我,轻柔的呻吟起来了。

   在黄莺莺的建议之下,我按照沈家留下来的地址,写了一封书信,电子邮件 快递过去。而我很快得到了回信,沈家的管家告诉我,已经派车,让我稍等片刻。 我只是感觉到,一种殊荣,一种难以形容的欣慰了。

               广州沈家大院

   「嗯~ 广州钦差大臣张大人到!」伴随女孩子清脆的喊叫,而布帘得掀开, 我从轿子上下来,就这么一身朝服进入这里。抬着我来到这里的,是8个俊俏的 女孩子。她们一身青色的衣服,身轻如燕,一看就是练习过武术的,这种8抬大 轿,真得非常的威风,非常的充满气概了。

   在我的后面,是夫人的马车,而她坐在马车里面,布帘轻柔的遮掩下来。她 如今双手反绑行动不太自由,而我们来到沈府,并非一帆风顺,而那些艳女特别 交待,要让我们不要随便看。因为在这里,为了保密,一般都是秘而不宣,绝对 不接待外面的客人了。

   想不到沈员外,在广州这么有气势,他纵横黑白两道,在这里呼风唤雨,胡 来喝去。今天想不到来得早,不如来的巧,似乎正好是他结婚的日子。

   沈家大院,上上下下,一片红色的绸缎,铺设了红色的地毯,甚至连树木, 也悬挂上红色的丝绸和布料,如此的一切,实在是奢华气派,在很多广州灾民的 年代,不愧是展现出来南京首富的本色。

   这里一切平常,而根本没有传说当中那种污秽的内容了,或许我还为捆绑自 己的夫人前来,感觉到一种羞愧,或许这么一番比较,反而衬托我心胸狭隘,而 且内心变态了。

   「张大人~ 哎呀~ 哎呀,老朽迎接来迟!恕罪!恕罪!」伴随一个白胡子的 老头,出来,而他已经是哆哆嗦嗦,在那里无法形容了。在他旁边,有两个漂亮 的丫环,轻柔的搀扶起来。这两个丫环,剃光头发,穿上一身青色的衣裙,风情 万种,她们迈动自己的美腿,却似乎无法迈动大步。原来在裙子下面,竟然拖着 脚镣,而我逐渐才明白了,只有进入屋内,才能明白这里,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 方了。

   「沈员外,您客气了!听说您老当益壮,又要迎娶9房姨太太!我们广州府 衙,特别来庆祝。要知道您在东莞,可是招商引资的大户,我岂能不来的礼节?」 我示意自己的手下,送上来朝廷的贺礼。那是一个巨大的红色花篮,上面书写还 有我亲笔写的对联。

   「纵横两江钱通四海,富家天下沈家员外。」「贺沈家新娘」下联是「娇美 怜爱才貌双全,美艳群芳林家凤娘。」

   「谢谢~ 谢谢~ 」沈员外在那里咳嗽起来,而我发现,他的身体,似乎不是 很好。如果就这么在新婚不久,一命呜呼了,那么凤娘这次可发了。「嗯~ 长大 人有请!嗯不过沈府地方虽然小!可是老朽不堪吵闹,还请大人和夫人,两个人 进入里面!」

   「请~ 请~ 」伴随客气的邀请,而这种奢华的晚宴,总是少不了一番客套和 寒暄了。「沈员外见外了!嗯~ 都回去吧~ 」我在那里挥手示意,就这么抱起拳 头了。「如果沈员外不嫌弃,我还打算在这里,小住一段时间呢!听说您的女儿 沈春艳,风骚迷人~ 艳压群芳。我还要见识见识呢~ 」

   「哦~ 张大人里面请~ 里面请~ 」沈万三在那里,亲自拉扯我,而伴随大门
 的沉重关闭,我进入了内宅,还发现这里比较正常。因为从外面,能看见这里, 但是再过了一层院子,才发现,真的是一番洞天了。

   后院里面,也有树木,庭院。树干上,不再是缠绕绫罗绸缎,而是捆绑一些 丫环,她们被一根红色的丝绸,束缚嘴巴,就这么呜咽起来,而她们一身红色的 衣裙,被捆绑在树干上,光了脚丫站在那里,呻吟起来。在旁边,还有刑讯的女 官手持皮鞭,就这么抽打起来。

   而我看的赏心悦目,我倾听那些女孩子的凄惨呻吟,难以形容了。「你们这 些偷懒的,不好好干活!给我接待客人~ 嗯~ 」女官拿起一瓶水,就这么泼洒在 那些女孩子的身体上。「啊~ 」她们痛苦的呻吟起来,虽然现在已经是冬天接近 春天,可是广州依然有些寒风了。穿上单薄的衣服,再被泼水,肯定是不好受了。
   「请~ 」在一个偏宅院的门口,站着两个迎宾的丫环,只见她们两个人一身 旗袍,风骚的双手反绑,就这么站立在那里。她们身材高挑,穿上迷人的丝袜, 还有高跟鞋,显得婷婷玉立,风骚万分了。「大人里面请!」一个女孩子优雅的 背过双手,就这么带领我,进入到里面了,她拖动自己的脚镣,性感的行走了。 那是那种束缚系带的高跟鞋,自己不能脱下,只能穿上脚丫,这么站立,她们行 走不稳,大概下身戴着鸳鸯铜棒,堵塞尿道口阴道口,还有肛门,可是她们行走 起来痛苦不堪,不由得狰狞面孔,却要保持一种微笑如此所来,这个沈家大院, 真的是不简单了。

   「陈大人,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!」我抱起拳头,在那里示意起来。「哎~看张大人说得!想不到3品钦差大驾光临!来请坐~ 您才是今天的主角!」陈家 洛拉扯我,进入屋子里面了。

   「嗯~ 」黄莺莺跟随在我的后面,她进入大院之后,忙着看新娘子去了,而 我们彼此分开。为了保护夫人的安全,刘思薇寸步不离开,跟着她的后面,我反 而非常的自由了。

   「张大人!这次朝廷对于您的提议,非常的有效,尤其是前几天的屠艳大会! 实在是杀出来朝廷的威严!好!高!实在是高!」陈家洛竖起大拇指,就这么称 赞起来了。

   「陈大人我不过是小巫见大巫,香橙严打10万美女人头,已经落地了!我 在这里,不过日杀300而已,哪里能跟您比较呢!嗯~ 没有外人了!我不妨直 言!这次我来这里,就是希望看看广州的头脸人物,我看看谁家的俊俏媳妇~ 大 姑娘~ 呵呵~ 」我在那里和陈家洛非常亲热,而显然今天来的官员,属我们两个 比较大了。相当于两个地方的市长,一般百姓的婚礼,能请来两个市长,实在是 非常大的面子了。

   「来~ 来~ 」酒宴在那里,开怀畅饮,而由于是迎娶偏房,只有酒宴,没有 各种复杂的仪式,而且沈家已经说了,员外年事已高,经受不了折腾,所以让他 的管家陪酒,并且在宴会上,让大家尽情的放松。

   我一看,百人宴就是不同寻常,在这里,吃的都是非常的奢华。很多菜肴, 我根本叫不出来名字,当然也都是少女人肉,而在这里,众生一边大快朵颐,一 边喝酒吃肉,在这里非常的痛苦。我知道广州的规矩,如果你在这里太拘禁,就 把他们当作外人了。所以我甩开袖子,就这么左右拥抱,大吃大喝一番。

   「各位大人请!嗯~ 」风骚的丫环,双手捆绑,而她的脖颈前面,挂着一个 托盘。上面摆放一些酒菜,她穿上高跟鞋,裤子里面戴上鸳鸯铜棒,可是竟然保 持微笑走过来。

   这里的丫环